怜棠

知名毒舌,非诚勿撩
全文afd:怜棠

【烈日】07

【现代;强强;律政;年上;狠拍】

文案 


你一赞我一赞,严诤屁股就要颤

你一心我一心,何愁棠棠不更新



【时间线:十年前】

输了?!

“请等一下!”



严诤回头,见年轻的学生从模拟法庭追出来。



“我非常赞同您关于时间观念、规则意识的看法……但是您以一个超时的小细节为由,判我方负,我实在难以理解。既然您也推崇规则,我想请教您,您将一个小问题上纲上线是否已经违背了您所宣扬所尊崇的规则?这种过分代入过分脑补的主观心证合理性又在何?您有做到遵守裁判,摒弃个人的主观好恶,从场上的客观形势出发评价这场比赛吗?”



简哗那个时候太骄傲了。



当然也并不是说现在不骄傲,只是那时他完全不懂收敛和克制,又在气头上,说话早已经不是一个学生对评委老师该用的语气。



严诤似乎早有预料。



他显得太很平静了,他一没有发怒,二没有转身就走,三没有以“我站你们,但结果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决定,我很抱歉”这种话来搪塞简哗。



毕竟对上一个暴躁异常的人,第一要务是安抚他,让他冷静下来。否则,人在气头上自是什么话都不可能听得进去,说什么也是白说,说什么都是错。



他一边听着简哗的质问,一边将他往人少的花园里引。



他极富有耐心,笑着听简哗说完。




不过严诤并没有急于回答简哗的一连串提问,转而问:“经常打辩论?”



“啊?是……”

“拿过不少冠军吧?”

“嗯,对。”



严诤点头,继续道:“我看你资料上,才大二。佳辩也拿了挺多?”

“嘿嘿嘿嘿……”



初夏傍晚的阳光依旧格外地亮,花架上的蔷薇开得正好。他当时脸皮薄,被人尤其是这种看起来还很严苛的人夸上一两句就不太好意思。



挠挠头,音量降了泰半。

“这都被您看出来了啊。”

“嗯。”



严诤拍拍他的肩膀,“加油。”

然后转身就要走。



“哎,等等,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已经回答你了。”



嗯?不是吧,怎么这年头评委评比赛都都开始耍赖了吗?



“您没有回答!您是不是想要我证明?我,我录了音!”



严诤无奈地回头,心想真是头比木头铁啊。



不过也在意料之中。



毕竟人这种动物,经常只听自己想听的。



有时候说一大堆可能对面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只有勾起对面的探究欲,期待听你讲下去,这个时候说的话才有用。



他这些年遇到和稀泥的人多了之后,对这种较真的学生多少还是有些好感。



于是从善如流道:“那我换个说法吧。”



“好啊。”



简哗看着他,眼睛一下都没眨:我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来。



严诤带着他沿着幽径慢慢地走,“经常打辩论,所以总用打辩论的方式去打模拟法庭,本能反驳却无法形成逻辑严密法理论证;冠军拿多了呢,一骄傲了看不起你的对手,觉得对面在读稿,压根也没认真听对方的发言,对于提问总是敷衍了事;拿了不少佳辩,所以,喜欢自己侃侃而谈不听取队友的意见,在场上也永远不让队友发言,沉浸于自己的表演不可自拔,连超时间了也舍不得停下——”



他说话不像寻常的法律工作者,习惯抬高音量加强语气来增加说服力,听他讲话有一种很安静的感觉,直到最后突地转向他,眼睛微眯,笑着。



“讲了很多都是废话,看似气势磅礴实则毫无用处。我该投你赢吗?”



“一个傲慢偏执又自恋的演员先生?”

简哗惊呆了。



那人将他的质疑他的暴躁全盘接下,脸明明没有冷半分,声音没有抬高一度,笑着将他斥到哑口无言,偏偏他竟也觉得这么有道理。



在他发呆的时候严诤已经走远了,简哗赶紧追上去。



严诤没停下。

简哗错后半步跟在严诤身后,“老师!”



“老师,谢谢您让我认识到自己的问题,真的,从来没有人和我说过这些,如果不是您,我可能永远都认识不到。但是,您那时候为什么不直说?您要是讲了,我也不会追,追出来……”



质问您啊,这太尴尬了。

简哗声音低下去。

“你说呢?”



我说?简哗想了两秒钟,意识到如果严诤当场说出来的话,他就要在他师弟师妹面前丢尽脸了。原来这样啊,这么贴心。



简哗咳了几声,脸有点烧,“喔,谢谢老师。”

他舍不得走,疯狂找着话题。



“老师,您是不知道,我们学校重学术胜过重竞赛,打全模都没有老师带队,去问师兄师姐吧,又总是被敷衍而过,这个赛季我还要准备华辩银卡赛、黄金联赛、立信杯、天平杯,还要指导一年级小朋友打校赛和大学城联赛。但是刑模我真的准备了好久,公诉意见改了26稿,案卷材料都能背下来,所以我看见对面一直读稿,心里难免有情绪,所以……”



“所以?”严诤悠悠出言道:“你喜欢用贬低别人的方式来夸自己?”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



简哗急地差点跳起来,忙解释道,“我只是想说对不起我之前说话太冲了,对不起老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是真的感谢您。”



严诤压根也没将那些话放在心上,随口嗯了声。



“那晚上颁奖仪式您来吗?”



简哗:怎么说也是亚军,这是亚军拿得值。



“不来。”



简哗略显失望地哦了一声,他默默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极为熟练地点开二维码,尽管看上去特别像撩妹的渣男。



“老师,我们可以加个好友吗?”

“不可以。”



简哗更难过了,不甘心地继续问道:“老师,那现在也饭点了,你看前面就是饭堂,我们一起吃个饭总行吧?”



他相信以他社牛的功力,一顿饭的功夫绝对可以拿下严诤。

结果,严诤连犹豫都没犹豫,“不行。”

 

简哗:???

靠,这老男人怎么这么不好说话!居然三番五次拒绝小爷我的邀请!而且你拒绝就拒绝吧你就不能委婉一点?为什么要伤害我的幼小心灵呢?



——————【回忆杀完】——————



简哗一边洗手一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打气:

你不是十年前的简哗了,你现在是钮钴禄简!

他都被你打得叫主人了,你怕他个毛线!

他从A市跑到B市来估计就是为你而来的!

你这么优秀这么帅气这么man这么A

他怎么会不喜欢你?!

简哗,不许怂,给我上!

去,约他吃午饭聊天打豆豆

他敢不去就套麻袋打包去微末

做红烧排骨回锅肉吓死他!

哼哼🌚


评论(136)

热度(1185)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