怜棠

知名毒舌,非诚勿撩
全文afd:怜棠

【烈日】08

【现代;强强;律政;年上;狠拍】

文案 


你一赞我一赞,严诤屁股就要颤

你一心我一心,何愁棠棠不更新



08


严诤出来洗手,看见简哗对着镜子傻笑。



“巧,简检也在。”

“我说在等你,严老师信吗?”



简哗重新打了一边泡沫洗手液,充分展示了他那双修长并且骨节分明的手,听说这种方式会给奴隶一定的心理暗示。



“中午一起去吃个饭?”



不过严诤看上去像是完全没有受到他的影响,既没有吞咽口水,也没有膝盖收缩夹紧臀部的动作。



“这不太合适。”

哟,这是打算提裤子不认人啊。



简哗洗掉泡沫,甩甩手。

“咱俩谁跟谁,都坦诚相见了,吃个饭有啥不合适的?再说了不是十年前就看上去我了吧,这次从A市跑B市来,难道不是为我而来的?机会我都给你造好了,顺着下来不就可以了吗?怎么,这都多少年了,还这么不解风情?”



严诤关掉水,䌷出两张擦手纸,递了简哗一张。



“两高一部关于禁止不正当接触意见第3条,简检不会不知道吧?”



简哗当然知道。

脸一黑,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



门外江源看见简哗气冲冲地走出来,吓了一跳,跑进去,小声道:“老师,您没事吧?刚刚简哗出去看着好吓人……”



“能有什么事?”

“不过我提醒过你。”

严诤慢条斯理地擦干手,大概没用早饭真的会让人心情变差,再加上坐了一早上确实很不舒服,严诤看起来远没有没有往日的温和。

“你还没有可以直呼其名的资格。”



江源一紧张,下意识地搓了搓大腿面,“是,是,老师我,我记下了。”



发现自己好像把他这个不成器的学生吓得够呛,严诤情绪收敛了几分,“比赛打得好,看来红包我没有白准备呢,记得收。”



“啊,哦,谢谢老师。”



江源松了口气,见严诤心情似乎还不错,问道:“老师,那我们中午和他们去吃饭吗?”



这种场合历来是青年律师社交的绝佳时机,刚比完赛趁着大家对自己还算有点印象,被自己的带教律师领着和一些大佬们吃吃饭长长见识,也算是在圈子里一次很好的露脸。



如果不是严诤确实身体不适的话,他也愿意成全他这个名义上的学生。



“咦,江律师原来你在这儿啊!”



刚出洗手间的门,就见简哗快步走过来。

“刚刚我见几位年轻律师到处找你吃饭呢!呶,在那边,那几个,看见没?”



简哗随便朝报告厅里面指了指。



江源还没开口,严诤便说:“去吧,你们年轻人聚餐,我就不掺和了。”



“嗷嗷,那老师,我,先去?”



简哗不耐烦地拜拜手,“哎呀江律快去啦,他们看着可急了。”



江源往报告厅走,简哗跟着严诤往地下停车场去。



“我觉得……”

“你看起来……”

又是异口同声,“你先讲——”



简哗从衣兜里翻出一块巧克力递给他。



严诤有些意外,撕开外包装看了一眼,居然不是什么整蛊道具,掰了一块放进嘴里,偏甜,味道他倒是很喜欢。然后,又掰了一块。



严诤车停得位置比较好,电梯下去没几步就到了。



滴了下遥控车门解锁,简哗先他一步打开驾驶室的车门坐进去。



“我开车,你随意。”



严诤倒是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人还跟个臭屁小孩一样。大概是十年前那顿饭没吃上,这人现在估计在赌气。



他扶着车门,颇有些无奈,“我说,我们私下吃饭不合适。”



“原本是,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了。”

“我刚接到电话,李XX死了。案件终止审理,所以现在不属于第3条规定的案件办理过程中,能理解吗?一起去医院?”



这是重点吗?

重点是,李XX死了?



简哗一边系着安全带,瞟了一眼后视镜里,“你很吃惊?”



严诤砰一声替他关好门,绕到另一边上车,“不该吃惊?”



“别人或许,但是你?”



简哗靠过去,盯着严诤那优越的鼻骨中央,一言不发。严诤面无表情地抬了点下巴,对视之间,简哗眼里忽地好像起了迷幻的光。他伸出手,那是一个意图圈抱的动作。



氧气似乎从狭小封闭的车里逃逸掉,严诤的喉结上下滚了两下,将车窗摇下去。



咔哒一声,安全带扣好。

简哗直起身拧开车钥匙,打火。



“说实话严老师吃惊的表情还蛮可爱的。”



严诤无奈地揉揉眉心,看向窗外,“试探我很好玩?”



简哗,一脚油门踩下去,“老师哪里不好玩。”



“说人话。”

“不行、不了、不可以。”



严诤本来还打算调侃几句,但是简哗这个人吧,也不知道驾照是怎么考到手的,一脚油门一脚刹车把汽车硬生生地开出了宇宙飞船的感觉。



颠簸,非常颠簸,本已经不堪重负的屁股就更疼了,胃里也难受得要命。



“哎,你没事吧,什么表情这是?”

“看路,好好开。”

“我就想看你,你好看。”

“停!有小孩!”

“哎呀,我知道,别激动嘛。”



简哗一脚刹车下去,严诤觉得自己都快要被甩出去了。



“喏,你看哥刹车还是很稳的。”

“你这不是刹车,你这是刹人。”




严诤一手抓着安全带,心想他要是在车上被吓死,那就是算是意外事件。简哗不负刑事责任,那他得亏死。



“停,我开。不敢劳动大检察官。”

“行。”



简哗吹了个口哨,把车停在路边,下去。



严诤刚把安全带解开,滴一声车门被钥匙锁住了,这样他在车上打不开车门。



“喂!你……” 

只见简哗大摇大摆地去了路边一家便利店。



过了会出来,提了个袋子。他上车,把东西递给严诤,是三明治和一盒牛奶,拿微波炉打过,都是热的。



“吃东西,不许乱说话,你简哥车技好着呢!”



严诤饿了半天胃里空荡荡得难受,咬了几口,觉得味道还很不错,点点头,难得没开口怼上他。



简哗一高兴就飘了起来。



“你看看,大家都给我让道呢,我就说,我这技术去游乐园里面开过山车都没有问题,屈尊给你当司机,怎么样,觉得荣幸吗?”

“荣幸至极。”



简哗敲着方向盘,看似随意地问了句:“严老师在A市干得好好的,怎么就跑B市来了?”



严诤刚将牛奶吸管拿出来,也没停顿,揷进去,“怎么,简检不知道我是为你而来。”



“哎呦,我还真这么大面子呢?”

“那是自然。”

“嘶,后背有点冷啊。”



“严老师来B市也没接触几个人吧。那证人昨晚留了封遗书跳楼了,这被告大清早出了车祸,严老师,你别说我还有点害怕,你说下一个,不会是我吧。”



严诤慢慢地将空掉的牛奶盒拆开,压平,丢进车上的垃圾桶里。



“简检,以后不做检察官了,可以去说书,鬼故事讲得挺好。”



“是吗?那可别,我这一时半会还不想脱这身衣服呢。”



“那简检可得好好开车,看好路。”



严诤不动声色地摁着腹部,“我睡会儿。”



“车上有毯子吗?”



严诤眨眨眼,简哗道:“你们做律师的不都车上常备行李吗?随时应付出差,哦,也可能是跑路,严律没有?”



“在后备箱。”

“好。”



简哗下车,打开后备箱扫了眼,翻到毯子,贴心地抖开,盖在严诤身上。



“睡吧,到了我叫你,记得醒。”




        

下章回锅有点难写800❤更新



测试一下互动抓人,抓三个四连的伙伴请奶茶,明晚十点开奖,欢迎大家来玩啊~



【彩蛋:一个西装革履被打的小片!】

真的超级严诤,超级简哗!🌝🌝🌝




 


评论(313)

热度(1692)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