怜棠

知名毒舌,非诚勿撩
全文afd:怜棠

【舞皇】融雪15

前排感谢@努力向上爬的捷子 捷子老师把儿子借给我用嘿嘿嘿嘿~感恩✔


15



晏笙是真的没想到他人生中第一次被劈头盖脸地怼是因为这新收的倒霉学生。



从学校出来脸色就非常不好,上车后冷着脸要时雨打电话给宋凝。



彼时孙黎刚到日暮里,缘是宋凝自打晏笙去学校之后便惴惴不安。


宋凝身上伤重,加之伤口感染,又精神过于紧绷,早饭吃了几口便吐得昏天地暗,随后又发起低烧,林姨被吓得够呛,赶紧将孙黎请过来。



所以电话是孙黎接的,晏笙一句质问还没问出口,就先被孙大医生给教育了一通。



晏笙被怼得狗血淋头,可惜他不占理,就是反击也不知从何说起。只得冷冷一哼,摁掉电话,将手机一扔。讲真,他这辈子都没受过这种气!都怪这学生!



时雨战战兢兢地问:“少爷,我们现在,回去?”



“回去?回哪里去?晦气!”



自从他收了个倒霉学生,到处被怼不说,还有家不能回,“去微末。”



一般大家也不会选择工作日的白天去微末,但好巧不巧让晏笙碰到个熟人,更好巧不巧的是,这人还是个教授,正经大学教授。



“神与魔先生,可否占用您几分钟?”晏笙上前去搭话,“想向您请教一个问题。”



沈语墨很想拒绝。



毕竟昨晚上他因为半夜起来写论文被赵谦寻抓了个正着,赵谦寻直接放话道要让他一周都没法好好睡觉。他估摸着今天的惩罚估计不好熬,想着来早些早做准备讨个巧,谁料遇见了微末里最阴晴不定的dXX厌生。



“请教谈不上,不知厌生大人又何指教?”



温润儒雅好脾气的沈教授说出这句话相当于变相地拒绝了,但晏笙被人捧在高位上习惯了,从来也没人敢拒绝过他,便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问道:“我有一个朋友,因为一时冲动加之心软,收了个学生,过后才发现这个学生的水平和自己的心理预期非常之遥远。所以,我想问问神与魔先生,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体面地解除这段师生关系?”



沈语墨不答反问:“在厌生大人心中,什么算是体面呢?”



晏笙想了想,回答道:“体面就是,和平友好、不爆发冲突?”



“体面一作脸面、身份;又作荣誉、光彩,唐张九龄《上姚令公书》有云:‘初则许之以死殉,体面俱柔;终乃背之而饱飞,声名已遂’。”顿了顿,“我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负责任居然可以用上体面二字。”



“当然,我在说厌生大人这位朋友。”沈语墨微微一笑,“先走一步。”



言罢转身就走,留晏笙一人在原地久久不语。



时雨真是吓得半死,他可以确定,晏笙此时的火气已经积累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这次会打坏几个sXX?十个?二十个?



“找老何,回去。”

“回,回……回哪去?”

“回家。”



回家???让这个行走的灭霸回家???这不是回家,这是要去抄家啊!!!



时雨开始冒汗,“少爷,那小宋,还病着,我觉得……”



晏笙睨了他一眼,时雨自动闭嘴。



电话再次打给了宋凝。



林姨拿着手机过来,忧心忡忡地看向孙黎,“少爷要找小宋,孙医生你看这?”



闻言,宋凝立刻便醒了。他打完退烧药有些嗜睡,迷迷糊糊地想坐起来,被孙黎拦下,“祖宗啊,手背上有针呢!”



宋凝揉揉眼,脸上写满了惊喜,“是,是,先先生吗?我可以……”



林姨赶紧将手机递到宋凝的耳边,宋凝道:“先生!”



晏笙清了清嗓子,问道:“听孙医生讲早上又不舒服了?”



宋凝被这么温柔地一问有些不好意思,拿过手机,欢欢喜喜地蜷进被子里去,“我已经好了。”



“我一个小时后到家,在我回来之前,至少喝五杯水。”



“好。”



生病了就要多喝热水,这道理宋凝知道的,被这么一嘱咐,心里甜甜的。



“这孩子啊……”孙黎也不知道这孩子缩在被子里是在哭呢还是笑呢,问道:“你老师和你讲了什么?来我跟他说!”



那小孩不知怎的突然就有了活气,掀开被子,露出张笑盈盈的脸,“我先生让我多喝热水。”



“多喝热水?”孙黎嘴角瞬间失控,“好吧,不愧是晏首席,也就这点常识了。”


宋凝认认真真地喝完八杯水,晏笙回来了。



像只小兔(瘸)子一样蹦跶出去迎接,“先生,您回来了啊。”



晏笙点点头,喜怒难辨,“随我来。”



去了地下一层,也有间舞房。



“让你喝水,喝了几杯?”



“喝了八杯。”



“期间去过洗手间吗?”



宋凝不明所以地眨眨眼,“没有。”



“好。”晏笙依旧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你的学习情况我已经了解了。现在去把垫子拿过来,跪着。”



听见这话宋凝反而松了一口气,“是,先生。”



他的学习成绩那么差,每次都拖班里平均成绩,人缘也不好,班主任定然不会在先生面前说他什么好话,可是他先生并没有因此发火丢掉他,还愿意管教他。又是那么温柔,罚跪也要他找个垫子来,免得伤着膝盖。



一想到此,宋凝便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还笑?”晏笙冷声斥道:“考了倒数第五名还不知羞吗?”



宋凝被吓得一抖,“对不起老师,我……”



又是冷冷地吩咐:“脱。”



宋凝不敢拒绝,红着脸将衣服全部脱下来,只留了一条小内,规规矩矩地跪在垫子上,等候晏笙的发落。



可晏笙似乎根本没打算理他,起身出去,独留他一人静跪思过。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宋凝渐渐有了尿意。他肚子里可不止刚刚装下的八杯水,还有早上打两袋葡萄糖,一直也没有去洗手间,如今已经三个小时过去了,齐齐汇聚在下面,实在称不上舒服。



就算是再傻,宋凝也懂了晏笙刚刚让他喝水的用意。



这时晏笙端着茶杯进来,“反省得怎么样了?”



宋凝恭恭敬敬地答道:“反,反省好了。”



“既然如此,就针对自己存在的问题,列一份本学期学习计划。”



“是,不过……”宋凝绞着手指,做了老半天心理建设,“先生,我能不能去,去一下洗手间?”



晏笙眼皮轻轻一撩,“你觉得呢?”



宋凝心中一凛,“我,我,我那个……”



“我不喜欢扭扭捏捏讲不清话的小孩,尤其是男孩子。规矩我只讲一遍,我问你什么,三秒钟回答,再结结巴巴不成体统,就自己掌嘴二十,听明白了吗?”



“听,听明白了。”



“这杯喝完。”



又一杯水递到了宋凝的面前,“跪过来写计划,什么时候写完什么时候允你去洗手间。”











评论(64)

热度(556)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